南京,“虎踞龙盘”的战略要冲,“北之南、南之北”的历朝古都。江边路街角的小洋楼保护完好,天顶、露台、红墙黑瓦,民国时期的雍荣、闲雅。

国父孙先生的灵柩当年由“威胜”舰从海上运至中山码头,经挹江门入城,安葬于钟山群麓之间。

过江轮渡马力强劲,站在上层,江心洲的北尖触手可及。

浦口码头出门就是南京老北站,门前的花园式广场和中心的镇水珠古标志让人很难同熙攘的火车站联系起来。

站前的长廊直通江边码头,让人仿佛置身穿长衫、躲战乱的年代。

这种建筑风格大气而不失秀雅、古朴而且婉约,置身其中恍如隔世。

另一个方向。

站前的斜顶雨棚。

随着长江大桥飞跨南北和其他交通的便利,昔日的车水马龙、战车轰鸣已彻底告别。

倔强挺拔的梧桐树象是站在月台上等侯检阅的列兵。

铁轨的锈斑和冬日的枯叶。

分叉、交汇、铁龙的尽头,终点结束又是起点,没有过境停留。

手工扳道器,足以证明这座车站的年代久远。

中国铁路的标志是火车和工字型的铁轨,P代表“棚车”,62K不知道是啥?下面是这节车厢的序列号。

如果说厚重的列车代表的是近代工业,哪种交通工具最能代表现代文明?

如此精细、格式化的做工在自由市场上已不多见。

你知道吗?中国铁路(曾经)是半军事化组织。

通往浦口镇的道口人行天桥,彻底的黝黑金属质感。

随着交通出行方式的变迁,小镇上的居民生活轨迹也在改变,“大马路”两旁的老城区只余下星点老人小孩和尚未关门的各色老店。

keymaker的半露天个人“工作室”,台面宽敞很整洁,材料码放更整齐。对面饭馆的杂鱼盘味道十分鲜美!

这是对岸下关一家小店的朴实招贴广告。

Photo by bear5

2006.01